六毛硬币

我,skr写手;
我,莫得粉丝儿;
也,莫得脑洞;
我,喜欢耽美;
我,喜欢二次儿;
网文:爱p大墨香三叔
动漫:国漫日漫都是心头菜,爱生活爱凹凸
漫画:绿蓝!!call爆!
游戏:我爱小纸人和清明阿爸

从相识到相爱②(凯柠场)

#很抱歉拖了很久,接下来会专注挖坑!#

#依旧小学生文笔,cp为安雷凯柠(这篇为凯柠),注意避雷#

#ooc预警,记得避雷!这是学院pa#

#安雷凯柠小甜饼,是按相遇—熟识—双向暗恋—告白的顺序分开排的,只读一个cp的故事也不影响阅读,原定的告白分开了,觉得这样效果好一点#

――――――――――――――――――――――――――――
3.这感觉从何而来

凯柠的场合:

·凯莉最近没有去天台,每天晚上独留安莉洁一人拿着柠檬汁发呆。
·“其实天台上的景色还挺好看的。”
·这是安莉洁这么久之后得出的心得。
·往上看能看到满天的繁星,点在深邃的幕布上,就像凯莉的黑发一样。安莉洁感觉像是被凯莉保护在怀里一样,她的头就那么蹭着自己的脖子,发丝绕过脖颈,有一点儿痒。
·这个时候吸管总会呲溜呲溜地响出声,把安莉洁无情地从梦里拽出来,告诉她凯莉不在的事实。她拿着空杯子发呆,看着里面仅剩下的几片柠檬,它们皱巴巴地贴在杯壁上,可怜地缩在角落里。
·愣了半晌,安莉洁小心翼翼地用吸管把柠檬片拱到嘴边,尝试着张开嘴巴往嘴里送。
·很酸。
·安莉洁被呛着了,猛地把杯子往地上一甩,木讷地盯着瘫在地上的柠檬片,嘴角下意识地往下瘪,然后又蹲下身子小心翼翼地把瓶子捡起来立在角落。
·她得告诉凯莉她来过了。
·安莉洁悄悄地往回走,在楼道里倚着墙不敢出声。这才刚刚考完试,教学楼里满是老师在改试卷,被当场抓获的话……安莉洁无法想象自己的结局。
·突如其来的是——
·她撞到了一个人。
·安莉洁一惊,下意识地往后倒,心里想着别是撞到哪个老师了,心痛地闭上了自己的眼睛。她已经想好自己将来的学分会是什么情况了。
·嘛,也好,没准学分一掉还能和凯莉分到一个班。
·安莉洁发现这是个实现梦想的机会。
·她忽然释然了不少。
·然而,撞她的那个人好像没给她这个实现梦想的机会。
·凯莉脑子里的弦突然一跳,身子猛地往前倾,几乎是下意识般的抓住了面前那人的手。很凉,很细,就像是……
·她往前踏了一步,嘴角不自觉地往上翘,手上的力道也默默地加重了不少。
·她来的不错,时机刚刚好。
·甚至好到——刚好能把安莉洁逮住。
·凯莉为此感到得意。
·与此同时,迟钝的声控系统好像终于反应过来了似的。楼道里的灯猛地一亮。
·安莉洁被突如其来的光明闪得睁不开眼,迷迷糊糊地往前看。
·恩……像刚才的星空。
·安莉洁愣住了,眼睛猛地睁大了不少,此时此刻,她已经不想再关照电灯的情况了。
·她看到了凯莉放大的脸,眼里盛着她。
·这次没有了吸管的哧溜声,也不是什么不切实际的梦,凯莉把她拉回了自己的怀里。
·和刚才一样。
·恍惚间,安莉洁觉得自己的心跳开始变得不正常了。
·像是……受惊的小兔。

――――――――――――――――――――――――――――
真的是超级短,请无视小学生文笔(挥挥)
会填坑的!相信我(笔芯)

线稿摸鱼。。。画技不好多多包涵   这是可爱的小樱!!!想现在就看透明牌(哭)

从相识到相爱②(安雷场)

#仍旧小学生文笔emm,这么多月了一点进步都没有(叹息)#

#ooc预警,记得避雷!这是学院pa#

#安雷凯柠小甜饼,是按相遇—熟识—双向暗恋—告白的顺序分开排的,只读一个cp的故事也不影响阅读,原定的告白分开了,觉得这样效果好一点#

归档:

3这感觉从何而起

安雷的场合:

·那天下着雨。

·安迷修正叹息着自己回不了寝室,一边收拾东西一边向外张望。雨挺大,天空灰蒙蒙的也看不清多少东西,一切都显得那么的不真实。唯一安迷修眼里闪烁着的,是街边昏黄的的灯火……

·他踱步,慢慢走出教室,伸手到窗台上试探性地接雨。说实话,挺凉的。他打了个寒颤,正想把手缩回来,一把黑伞就这么从楼下抛上来。安迷修下意识地往一旁躲闪,伞砸在了地上。他没有动它,看着刚才伞出现的地方,眼神复杂。

·没有声音,安迷修甚至连脚步声也没有听到,那人应该还在原地。

·安迷修的脑子过电般猛地一闪,试探性地张嘴:

·“雷……狮?”

·回答他的,只有无比亢长的沉默。安迷修尴尬地杵在原地,或许在旁人看来,自己像个对着空旷的教学楼喊人的傻瓜吧,但大脑正在无比肯定地告诉他下面有人,而且那个人无疑是雷狮。他也不知道自己哪来的信心认定自己的死对头会帮自己,只是在此刻,他愿意相信自己的直觉。

·于是他的身子不听使唤的翻过窗沿跳了过去,或许明天的报纸头条会刊登一条:“学生会会长带头违反校纪”之类的新闻,但他压根没想考虑那么多,他现在只想知道这个人到底是不是雷狮,以及没了伞他该怎么办。他心里满满的都是担忧和期待,以至于令他忘记了自己原本的身份。

·他甚至不知道——这种不可言述的感觉从何而来。

·他的心脏跳动着,跳得很厉害,因为没错的,他果不其然撞进了那一片紫色的海洋,在一片暗淡的、独属于雨天的灰色里,这成了他的眼中所能容下的唯一的光。

·他愿意将这道光珍藏。

·安迷修笑了,赌赢了似的张扬的笑,他得意洋洋的轻启嘴角,说着:雷狮我知道是你。也不知道这得意从何而来。

·雷狮惊讶地望着他,挑了下眉角,脸上满是不屑,嘲笑他说:

·“哟,原来你会真情实意地笑啊?”

·安迷修的笑有点僵住了,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噎回去,只是沉默,只是盯着雷狮的眼睛。

·雷狮反倒好像根本没注意到他的视线一样,对着他四下打量,语气里透着几分慵懒的味道:

·“别误会……,我就只是不想你再半路晕倒,还得我把你拖回去,不小心撞到具尸体,万一被误会倒霉的还是我。”

·安迷修没有生气,他甚至笑得越发灿烂了,玩味地辩驳他:

·“简化一下——不想我死对不对?没想到我对你还挺重要,我知道了,但我必须……”

·雷狮不耐烦地打断他的话,似乎不想再往下听,伸出手就要召唤雷神之锤,一旁的安迷修甚至能听到空气中电流的对撞声。

·雷狮冷漠地开口:

·“我看你是想直接在这里——”

·雷狮的动作被打断了……安迷修正认真地看着他,并死死攥住了他的手,雷狮看到那双翡翠色的眼睛亮得惊人。

·这对眼睛的主人注视着他,末了开口:

·“雷狮,我并不想和你打。”

·雷狮呆滞了,手被牵制住,他随之停止了动作。

·他古怪地盯着安迷修,随之是良久的沉默,双方都没有想说话的欲望。

·安迷修率先开口了,与此同时牵着雷狮的手往回走:

·“一起回家吧,反正也就一把伞。如果不愿意就请你忍忍吧。我认为你没有理由拒绝我,学生会长有责任对每一位同学的安全负责。”

·雷狮不屑地撇撇嘴,意外地没有把手再抽回去,但眼神却在飘忽着四处打量。安迷修也只管看着前方,没有再扭头关照雷狮的情况。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只是相当有默契的往同一个方向前进。

·他们没有再看一眼对方,把一切都交给直觉来处理。

·以至于他们没有看到——

·对方笑了。

--------------------
声明一下。。。学业繁忙,所以更得会很慢,假期会更的快,以后这个系列的故事就分开来一周一个了,四周完结,这周是第三部分的安雷。。。
依旧小学生文笔,大家凑活吧。

从相识到相爱①

#严重ooc,校园pa,安雷凯柠日常集,轻松向小甜饼#

#小学生文笔,慎点,全员出没#

#安雷和凯柠是按照相遇-熟识-双向暗恋-告白的顺序分开排的,只读一个cp的故事也不影响阅读,最后告白那一步是合在一起的,注意避雷。#

 归档:

1、神经病般的相遇

安雷的场合:

雷狮和安迷修认识的原因纯粹是因为一个误会——

那天雷狮抱着自己转学用的文件去S班教室,他刚刚跳了一级升上高一,还不清楚S班的情况,可以说那时的雷狮绝对是所有时间段的雷狮中最有爱的一个,处处小心谨慎,收起了尖锐的爪子。

丹尼尔比较理解他,毕竟刚刚转学过来肯定很不熟悉,有种难言的陌生感。

他拍了拍雷狮的肩膀,头也不抬地说着话,大意就是

把这些文件交给班长安迷修就可以了,不用你自己去找老师,跟着安迷修就行,他会帮你的。顺便还提了一句安迷修通常穿着学生装,没有太花哨的衣服,一眼就能认出来。

然后雷狮就去找了,在门口撞到了穿着水手服的安莉洁。

雷狮有点懵逼,顺手拉住了一位同学问:

“安迷修……是男的吧?”

被拉住的同学,也就是凯莉,看了看安莉洁,瞬间明白了,心底泛起了一股想要整整安莉洁和安迷修的欲望。

于是她露出一个搞事的微笑,郑重的说:

“是啊是啊,大名鼎鼎的学生会长谁不认识啊,不过他有个癖好……”

凯莉扫了一眼安莉洁,雷狮瞬间明白了过来

“原来班长有这种癖好啊……”

雷狮理解地看着安莉洁,跑过去把文件递给她,安莉洁一下子懵了,雷狮看着她,还是忍不住开口:

“安迷修是吧?这是主任给的,让你去办事。”

然后重重地拍了两下安莉洁的肩膀,吐槽了一句:

“班长我尊重你的兴趣爱好,但这也太恶心了,你一个男的穿什么裙子?”

安莉洁有点委屈,抱紧了文件小声回应,并且选择性地无视了前面那几句话

“人家就是想穿啊……”

声音软软糯糯的。

雷狮觉得安迷修简直了,穿裙子就算了竟然还是个娘娘腔?他白了安莉洁一眼然后扭过头面对凯莉:

“你们学校太开放了点吧?会长光天化日穿女装都没人管?”

安迷修正好要出去,前脚刚刚踏出教室就听见了这句话,他尴尬地顺着声音的方向望过去,第一眼就看到了笑得直不起腰的凯莉和一脸委屈的安莉洁,瞬间明白了事情的缘由。

他拍了拍雷狮的肩膀,尽量让自己冷静下来,努力扯出一个微笑面对雷狮。但努力笑着的脸比哭还难看,雷狮唯一的感觉就是惊悚。

“同学,我才是安迷修,那位小姐是安莉洁。”

雷狮懵逼了

“啥??可是那个穿童装的说……”

雷狮咬牙切齿地往凯莉那儿一指,发现人早就不见了,安莉洁也连带着消失了,只剩下那摞文件被整整齐齐地摆在地上。

场面一度非常尴尬。

安迷修最终还是带着雷狮去完成了转学手续领了课本,尽管雷狮全程阴沉着脸没说一句话。

——————

凯柠的场合:

安莉洁喜欢晚上在学校里散步,他们S班都是一等一的尖子生,只有十个人而且有不少还是跳级的。因此就算做什么违纪的事情,只要不是太严重,教导主任从来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今天晚上,安莉洁又趁舍管阿姨不注意,扒着二楼的窗户使劲一荡,完美地划出了一个空翻后成功地逃了出来。

学校对过有一家冷饮店,里面卖的柠檬水特别好喝,而且学校的花园和马路就隔了一道栅栏,轻轻松松就能翻出去。

安莉洁出去散步就是为了那一杯柠檬水,并且半夜出去时她总是懒得梳头和换掉白色的睡衣。

她轻松翻过栅栏,来到店里却被告知柠檬水已经卖光了。

为了表示歉意,老板帮她额外做了一份红豆热可可,并承诺不要钱,因为她是老主顾。

安莉洁无奈地接过来了热可可,回到栅栏边翻了回去,决定一边喝一边散步。于是她绕着花园走了好几圈,第四圈时在角落里发现了一道诡异的光,她定了定神,觉得好像是手机屏幕发出来的,安莉洁一愣,手一滑,可可掉在了地上,溅了安莉洁一身。

杯子掉到地上的声音引起了角落里的凯莉的关注,她抬起头。

一个披头散发穿着白衣服裙摆上全是红色液体的女生正瞪大眼睛看着自己。

凯莉站起身,脸上的表情十分扭曲,然后她就听见对面的人的尖叫。

声音无比凄惨尖锐。

凯莉目瞪口呆,

我都没尖叫呢你尖叫个鬼啊?!

于是凯莉拿手机屏照了照自己,向安莉洁靠近了些,无奈地解释自己是个人。

看清楚了对方的面貌,安莉洁冷静下来了,尴尬的张嘴想要解释,远处却传来了脚步声。

凯莉敏锐的感觉到这是老师发现了。

于是她拉着安莉洁的手,拼命地跑到离他们最近的教学楼里,尽可能的跑得快一点。

然后她们就爬上了教学楼的天台,不得不说这里的风景很好,能看到满天的繁星和城市间亮闪闪的灯。

凯莉挨着安莉洁坐下,她们还没缓过神来,一言一语地开始互相吐槽——

“我滴妈你刚才为什么要尖叫,吓死我了好吗?”

“我怎么知道草丛里还有个人啊?这能怪我吗?”

然后是一阵尴尬的沉默。

“刚才谢谢啦。要不是你我就被老师抓住了”

安莉洁挠了挠脸,有些别扭的开了口,

“我是高一S班的安莉洁,你是——”

凯莉从兜里掏出手机和棒棒糖,漫不经心地答道:

“凯莉。”

然后她一边剥糖纸一边把手机推给安莉洁

“要看吗?我写的同人小说。”

安莉洁慌忙的点了点头,聚精会神的看了起来。

看了几行后,她尴尬地开了口:

“那个……这两个人物……都是男的吗?”

凯莉被呛着了,剧烈地咳嗽了两声,心想完了,然后又开始飞快地想该怎么解释。

她刚才只顾着让安莉洁看小说了,没解释自己写的小说是bl……

过了一大会儿,

凯莉压根就想不到该怎么解释,索性豁出去了,向安莉洁传播思想:

“是啊,你不觉得这种恋情很美好吗??”

然后她学着鬼狐的传销方式叽里呱啦地向安莉洁传播bl的妙处。

安莉洁觉得自己进入了一个奇妙的世界。

从那之后她每天晚上除了喝柠檬水还多了一件事——

和凯莉一起聊天并且问问题。

凯莉也多了一件,额不,两件事——

应对自找的麻烦并每天被逼着更文。

 

2、马马虎虎地熟了起来

安雷的场合:

雷狮领宿舍的时候懵了。

他觉得世界真是太小了。

自己的上铺是安迷修,此时,这个人正在尴尬地对自己打招呼。

他强忍着一巴掌呼上去的冲动。

旁边还有一个黄毛包子脸,一个芦荟头。

雷狮忍不住吐槽:

“我靠……一个菠萝包,一个芦荟……你们宿舍,额不对,我们宿舍怎么这么奇葩?”

安迷修刚想开口说话,菠萝包跳了出来:

“你就是个渣渣!你说谁是菠萝包?!”

脸上的肉因为激动一颤一颤的,明明比雷狮矮一个半的头气场却一点也没输。

菠萝头和包子脸,不就是你吗?

雷狮刚想张嘴,被对方凶的能杀死人的目光瞪得一愣,下意识的没有开口。

芦荟头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雷狮一边喃喃自语一边往床铺边走:

“四个人五张床,你们学校也太奇葩了吧……”

安迷修听到了,表情肉眼可见的变得有点扭曲,似乎是在憋笑:

“其实……黄头发那个叫嘉德罗斯,排第一。银头发那个叫格瑞,排第二。我叫安迷修,你知道的,排第五。以及……”

安迷修弯了弯嘴角,控制不住地笑出声来:

“我们宿舍本来有四个人,因为你来了就多加了一个床位,你排第四不是嘛?前五是一个宿舍所以你被分到这儿来了。第三叫银爵,他现在在床上睡觉……他的床铺是背光的所以你可能看不到。”

雷狮有点懵,眯了眯眼仔细看,果然看见了一个人影。

雷狮不可置信地看着安迷修。

对方却已经笑趴在了床上。

雷狮不吱声了,心想这人怎么这么蠢。

那之后过了几周。

雷狮和大部分人逐渐熟识了,逐渐收起了自己的戒备。

不就是换了个环境吗?有什么可提防的?

雷狮初中时代的张狂又回来了,甚至还有愈演愈烈的趋势。

因此,变回来了的雷狮对自己的黑历史恨得咬牙切齿。

特别是转学过来的第一天他在走廊和宿舍里与安迷修的对话,那简直可以算是一个把柄。

谁提谁要死的哪种,哪怕是海盗团里的人偶尔提起来,也免不了被瞪上几眼的命运。

再说说安迷修吧,

过了刚认识的那几天的过渡期,安迷修对雷狮彻底改了观。

他原本以为雷狮是一个很好相处,容易懵逼的天然呆,类似于安莉洁小姐。

但是雷狮却是一个霸道张狂,逃课旷课的混混。

他每天做的事情都和安迷修的工作格格不入,完全就是针锋相对。

安迷修觉得自己不能再纵容雷狮的这种做法了,于是三番五次的想要找雷狮谈判,却无一例外被放了鸽子。

甚至安迷修还会经常被嘲讽,安迷修觉得很委屈

自己不就是想要帮助可爱的小姐们吗?不就是想把骑士道精神发扬光大吗?被小姐们拒绝没什么,但是被雷狮嘲讽自己的信仰真是太糟糕了。

特别是昨天,自己帮助了可爱的艾比小姐,被嫌弃恶心帅就恶心帅吧,你雷狮笑什么啊,有人追了不起啊?

从信仰上被狠狠地打击了一番的安迷修决定与雷狮誓不两立。

雷狮也很气愤。

他做什么事安迷修都要和他对着干,自己成绩还比他高呢,旷课又不会影响成绩,他管个什么劲?坚持骑士道的中二病,情商低的一塌糊涂。

雷狮越想越气,安迷修不仅恶心而且事妈,磨磨唧唧的简直糟糕透顶。

于是他们俩就彻底决裂了。

S班的同学几乎每个课间都在听着安迷修和雷狮的对骂,刚开始前几名还会插嘴反抗,但发现插不上嘴后索性不管了。毕竟格瑞和银爵都是不喜欢惹事的主,至于嘉德罗斯——他从来就没管过,因为课间的时候他喜欢戴着耳机听歌。

S班的同学只能饱受精神上的折磨,但好在时间长了耳朵都麻木了,大家都已经见怪不怪了,毕竟只要熬到放学就好了。

但两位正主可不只是撕到放学就好。

放学时他们两个都在竞技场上拼命,不撕个你死我活浑身是伤绝对不走,原力武器没了就用肉搏,去医务室的路上都在骂骂咧咧的,每天给他们看伤基本上就是校医的日常任务,而且他们在医务室的对撕简直让人痛苦不已。

但有一点让前几名很高兴。

他们打累了回到宿舍几乎是倒头就睡,一般不会撕逼。

起码睡觉的时候他们还是老实的。

安迷修觉得不能太麻烦校医了,所以干脆在受了几次伤弄懂了怎么包扎后再也没有来过医务室。

独自在校医室的雷狮觉得没意思,所以干脆跟着安迷修回宿舍,半逼迫地让安迷修帮自己包扎。理由永远都是自己在刚在的竞技中占上风,以及安迷修既然是会长的身份那一定要体谅每一个同学。

安迷修每次都半反抗地接受了,然后一边包扎一边和雷狮继续撕逼。

宿舍的其他三人开始了痛苦不已的生活,校医却乐得清闲。

这天下午雷狮又旷课了,准备趴在自习室的桌子上睡大觉。

他一脚踹开门,却看到了安迷修。

雷狮一愣,下意识的转头就想走,但不知道为什么停住了。

昨天安迷修和雷狮打架时下雨了,结果安迷修身体扛不住打到一半发烧昏过去了,被自己拖了回去请了一天的假。

谁知道他会出现在这里?

安迷修皱了皱眉头,抬起头刚想提醒一下,却对上了雷狮的眼睛。

那眼睛里饱含着厌恶和一些小小的关心,当然凭安迷修的情商是看不出来的。他只是下意识地挪了挪椅子,给雷狮留出了一个位置,还不忘冷笑着吐槽:

“我还以为你旷课的时候只会玩呢。”

雷狮在心里翻了个白眼,走过去毫不客气地坐下,拿起安迷修的课本,

“是是是,我哪像您啊?生病了还在学习,佩服佩服。”

然后他冷笑一声,直视着安迷修的眼睛:

“你竟然没有赶我走?真是新奇啊”

安迷修尴尬地挠挠头,想着该如何解释,但还是尽可能严肃地看着雷狮:

“谁知道你离开这里会去做什么破坏,比起让你去搞事,我还是更希望你留在这儿学习,我毕竟是学生会长,该对每一个学生负责的。”

雷狮翻了个白眼,毫不在意。

两个人难得安静了一会儿,静静地看着书。

放学的时候雷狮松了一口气,转身就走,还不忘嘲讽两句安迷修:

“你说你是不是个中二恶心帅?身上竟然还有一股女孩子的香味?我又开始怀疑你的不良癖好究竟是什么了。”

安迷修依旧很容易的被激怒了,一边收拾东西一边和雷狮互怼:

“你不嘲讽我能死是不是?那是沐浴露啊沐浴露!你不用的吗?”

刚才的事情仿佛没有存在,他们之间的和平好像永远没办法多维持一会儿。

安迷修和雷狮就是在撕逼中渐渐熟识的。

今天过后,他们的关系好像有点缓和,又好像没有,以肉眼看该撕逼的时候还是在撕逼,该打架的时候还是在打架。

不过,至少在雨天的时候他们很有默契地没有再去了。

——————

凯柠的场合:

凯莉热衷于写同人,每天晚上和安莉洁讨论时脸上都熠熠生辉,闪得不行。

安莉洁被带入了新的世界后也是很好奇了,每天都缠着凯莉问问题,那些问题中有些会触雷,搞得凯莉有点头大。

最让凯莉崩溃的是,安莉洁每天都要当面催更她的同人文,让她难受得要死,碍于朋友的面子上又不忍心拒绝,所以凯莉只能在心里流泪,拼命地为安莉洁产刀子、刀子和数不尽的刀子。

过了几天,凯莉的创作卡壳了。

无非是遇到瓶颈了,凯莉却比平常瓶颈时还要烦。

因为安莉洁没完没了的问题和催更。

凯莉决定办一个线下聚会,把和自己熟的同人大佬请出来,顺便带上安莉洁,目的是治治自己的瓶颈,以及让安莉洁对自己的创作不那么上心,至少不要每天催更就对了。

聚会的时间定在周六,地点是距离学校三条街的凹凸KTV。

安莉洁有点紧张,她不是本地人,刚刚转过来对当地很不熟悉,所以一路上包括在公共汽车上,她都紧紧握着凯莉,死都不肯松开。

凯莉饱受路人复杂目光的洗礼,挣扎无果后干脆就放弃了,直接当安莉洁不存在,任由她攥着自己的胳膊。

经过饱受折磨的十几分钟后,凯莉终于到达了KTV,安莉洁像是黏在了她身上,要死要活不肯分开。

凯莉无奈了。

凯莉想起了鬼狐天冲的传销手段,开始一本正经的对安莉洁洗脑。

“安莉洁?听着点。这次聚会来的都是大佬,虽然不多但都很厉害知道吗?你的那些问题都能帮你解决。听懂了吗?”

安莉洁愣了愣,放下凯莉的手臂欢呼雀跃地冲进了包厢。

凯莉感激鬼狐的传销手段又救了自己一命,随即也跟了上去。

安莉洁打开门,发现里面的气氛很不对劲。

大佬们,实际上也就五六个。直接无视了安莉洁的存在,打了声招呼让她进来后后继续聊天。安莉洁尴尬地杵在一边,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融入进去

然后凯莉进来了,

安莉洁庆幸自己终于有个救星了。

然后凯莉一把抄起话筒大吼:

“stop!!给你们介绍一下我的亲友,安莉洁。”

大佬们回头,纷纷挂上了搞事的微笑,安莉洁惊讶的发现这些人基本上自己全认识,艾比啊埃米啊祖玛啊都在。

但是她没办法在意这么多了,因为凯莉的脸上露出了熟悉的搞事的笑容,上一次雷狮转校时也是这样的,安莉洁想,然后打了个寒颤。

凯莉对安莉洁招招手,安莉洁过去了,安莉洁漂亮的接下了两个大佬的询问,安莉洁GG了。

安莉洁发誓,这绝对是自己最难熬的一天,因为别人说的话自己大部分都听不懂,她被打击得信心全无,认为自己的存在太尴尬了,索性不说话了。

k歌时也没开口。

凯莉有点于心不忍,索性对安莉洁摆出了一个“你尽情搞事吧”的笑容,然后对其他几个人说:

“我们来玩游戏吧?赢的人能提要求,怎么样?”

然后凯莉满意地发现安莉洁的眼睛又亮了起来。

凯莉故意选了几个安莉洁最拿手的游戏。

连续赢了几局的安莉洁心情很不错,问了几个自己好奇的问题,小心的避开了那些雷点。

凯莉很欣慰,总有一种自家孩子终于长大了的感觉。

她确信以后安莉洁应该不会疯狂问她问题并且催更了,踩不踩雷没什么。

她压根就没有想到关于安莉洁踩自己雷这一点。

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对安莉洁可怕的容忍度到底怎么来的。

这之后,安莉洁和凯莉又亲密了一点,起码安莉洁不会疯狂地催更凯莉并且肯帮凯莉买柠檬水了。

————————————————

大家凑活着看吧……小学生文笔表示我也很绝望啊。

下篇遥遥无期

【凯柠】一场由保护费引发的惨案

 #短小的校园pa,主凯柠向,有几句话的安雷#

 # 严重ooc,特别是雷总,小甜饼,小学生文笔,慎点慎点#

 #凯佬是同人大佬设定,bl,bg,gl的文都写,伪腐女#

——————————————————————————————————— 

       安莉洁属于不会惹是生非的那类人,所以在学校里,只要没有人招惹她招惹得太过分,她大部分时候就不会出手打人。
       但不会出手打人不代表打不过,安莉洁最擅长的就是空手道,还在国际上拿过大奖,但单从个人的角度出发她最喜欢的招数是在冬天时拿冰锥甩人,准确度还挺高。

       成绩在实验班里排第十,不上不下的位置,但在年级里可以算是相当拔尖了,加上安莉洁天然呆的性格,迷妹迷弟不算少了,基本上是萌上了她的天然,同人总体还是挺多的,而且都把她的特点塑造的很好,没有严重ooc的时候,这一点她本人十分满意。

       但安莉洁面对一个人时人设会全面崩塌。 

       这个人是凯莉。

       安莉洁觉得她永远都不会忘记遇见凯莉的那个晚上。 

        

       那天她值日,结束后天色不早了,她决定抄小路回家,离家近又特别方便,路上还有家冷饮店可以买柠檬汁,是再合适不过的选择了,可是没想到撞到了几个人。

        安莉洁认得他们,这几个都是实验班的大佬,人称“雷狮海盗团”。为首的那个正是实验班排第四的雷狮,长的帅还很有钱,属于那种走到路上都能引发众人尖叫的角色。
       
        但一个学期都不见几次人影,为数不多上学的时候还老是和比自己名次低一位的班长安迷修互怼,吵架吵得她耳朵都疼。坏事都做尽了,但除了安迷修没有一个人肯惹他。
       
        很简单,因为惹不起。

        现在这几个人都堵着她,看这架势,八成是来收保护费的。 

        安莉洁一点都不想反抗,反正也打不过,所幸多交几张创世神爷爷。正想着交多少钱他们才能放过自己,甚至她已经乖乖的把书包放在了地上。

        可上天就是不尽她的意。

        在安莉洁掏出创世神爷爷的前一秒,她明显地感觉到她后面的佩利闷哼了一声,然后啪叽一下被甩在了旁边的墙上。

        她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

        佩利头着地的趴在墙角一动不动,头上围着几圈星星。

        “真疼,”安莉洁盯着佩利想,她甚至忍不住有点想笑。

        随后是一个少女的声音从她身后响起,安莉洁应声把头扭了过去:

       “啊对不起啊没看到你。不过雷狮,不想被我写你的R18同人文就把人给我。”

       那是一个穿着童装的少女,和安莉洁差不多大的样子,正靠在一辆画着月亮的摩托车旁,看样子就是用这个把派利甩出去的。少女的头被头盔笼罩着,看不清面貌,一头黑发垂下来,有一种社会的气质。

       在这么严肃的此刻,那人悠闲地剥开了糖纸,吃起了棒棒糖,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 ,头盔下的眼睛仿佛正在挑衅地望着雷狮一样。

       安莉洁一边佩服她的勇气一边又在想自己怎么趁这个空逃出去呢?

       等等!

       安莉洁忽然反应过来。

       刚才那位说什么?!要写雷狮的本子?!

       安莉洁忍不住在内心咆哮了——

       你要作死就作死呗把我拉上干什么万一雷狮生气咱俩都得死啊!!这位仁兄你到底是不是来救我的啊!!!

       安莉洁飞快地转过头来,满脸绝望地看雷狮的脸色。

       但雷狮只是看着对方,玩味地笑了起来,甚至好像还有点期待???

       安莉洁觉得自己的世界观要崩塌了,然后她就听见雷狮开口了:

       “你可以试试,再说你有那个胆吗。”
      
        疑问句愣是被读成了陈述的语气。

       安莉洁看着一脸嚣张的雷狮,默默松了一口气,还好还好好像没有多生气。但雷狮好像又想起了什么似的,脸色变了变:

       “我和谁的?!”

        声音里充满了不可思议和不确定。

       安莉洁没回头,不过她确定后面那人一定是轻笑着的,手里一定在晃着那颗棒棒糖,然后那人慢慢悠悠的开口了:

       “除了安迷修,还能有谁啊?对了,我打算发到学校论坛里,反正论坛归我管。”

       雷狮的脸一下变得铁青,右手死死攥着自己的武器,很有爆发的倾向。

       安莉洁觉得自己有点懵,今天这是怎么了为什么这两个人在聊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我一个字都听不懂啊。

       但她有一件事是确定的——如果雷狮被这句话惹怒了她怕是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出乎她意料的是,雷狮并没有把锤子砸过来,而是黑着一张脸对自己冷冷地说:

       “你运气不错。”

       末了狠狠甩了对面一个眼刀:

       “你敢写的话尽管试试,凯莉。” 

       然后和其他人拖着佩利就走了。

       安莉洁一愣——这个人是凯莉?在自己的同人圈里相当活跃的那位?那个大佬??!她唰地回头想见识一下偶像的威风,但一个星状飞镖嗖的一下向自己袭来,似是划破了空气,擦着她的脖子就这么过去了,甚至擦断了几根发丝,然后,牢牢地钉在了她后面的电线杆上。

       安莉洁一边心疼自己的头发一边小心翼翼地打量着凯莉,这又是怎么了???凯莉摘下头盔,把头发甩开,得意地盯着安莉洁:

       “我帮你把坏人赶跑了,你该怎么感谢我呢?”

       虽说是调笑的语气,但安莉洁愣是读出了一股子威胁。

       她对着凯莉,忽然懵了,随即好像想起来什么,慌忙打开书包,乖乖地掏出了一张创世神爷爷。

       凯莉愣了一会儿,扑哧一声笑了:

       “哈哈哈谁让你给这个了我才不要呢。”

       随即凯莉从摩托旁边走过来,慢慢地凑近了安莉洁,死死地盯住她的眸子,让她没法移开眼睛,直到凯莉看到里面倒映出了自己一个人的身影。

       她拿星状飞镖抵住安莉洁的颈窝,在擦边的地方轻蹭,满意的看到对方的身体骤然僵住,甚至她能感受到安莉洁急促的呼吸声。盯得太紧了,她甚至看不到安莉洁手上的动作。

       安莉洁手里紧紧攥着之前凯莉扔过来的飞镖,那是她刚刚趁凯莉不注意时摘下来的。尖利的刀片把自己的手划出一道道伤痕,露出里面细嫩的肉。流出的血液甚至滴到了自己的学生鞋上,不过万幸的是学生鞋鞋是黑的,看不出来血痕,机会只有一次,可不能错过了。

       校训上可没有写杀人会违纪这一条。

       安莉洁忍不住笑了,轻眯起好看的眸子,对着凯莉眨了两下:

       “凯莉小姐?接下来要怎么办呢?”

        凯莉轻轻地向安莉洁伏下身子:

       “你说呢?”

        看着凯莉越来越近的脸,安莉洁脑海里闪过一个念头——就是现在!

        她将手心里的飞镖翻了个面,伸出拇指,犹豫了一下后轻轻一推,飞镖向着凯莉飞了过去,凯莉本能的伸出右臂去挡,却冷不丁的被划出一道血淋淋的伤口。

       安莉洁还是狠不下心来杀人,不过她松了一口气,想着这下凯莉就会因吃痛放过自己了吧。

       然而凯莉目光冷冷地一撇,毫不在意。

       但安莉洁感觉到自己的脖颈处终于没东西抵着了,她缓缓吐出一口气。

       ????!!!

       安莉洁的一口气还没有吐完,便骤然间看到了凯莉放大了数倍的脸,有什么湿软的东西堵住了自己的嘴,她忽然使不上劲,软软地瘫在凯莉的怀里。长大嘴巴想喘口气,但又被面前的人死死堵住。安莉洁觉得自己快要窒息了,拼命地在凯莉嘴里篡夺一点空气。

      真这样还不如杀了我比较好。

      安莉洁闭上眼睛,绝望地想。

      安莉洁记不清那天自己和凯莉最后说了什么,只记得自己的脸红的像是发烧,还记得自己和凯莉莫名其妙的就此杠上了。倒不是因为安莉洁真的讨厌凯莉,而是每次见到凯莉,羞耻感就蹭蹭的往上涨。

      那天遇到凯莉果然就是个错误吧!

      安莉洁咬牙切齿的看着电脑上凯莉的凯柠文,忍不住在评论里和她互怼,却收获了一片片的囍字。

      安莉洁去冷饮店买柠檬汁,自己刚喝一口就被凯莉夺去,她刚想吐槽凯莉是瞬移来的吗就被凯莉的一句“这是间接接吻哦”夺去,噎得她半天吐不出话来。

      但安莉洁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渐渐地离不开凯莉了,或许是想找机会成功反击她一次吧。甚至生病的时候都要故作无意的告诉凯莉,然后看到凯莉急匆匆的赶过来趴在自己旁边时焦急的目光,心里就很得意。     

      哼哼哼,平常叫你怼我,我生病了你这么着急,后悔了吧?求我原谅你的话也不是不行哦。安莉洁经常这么对自己说,当然对凯莉本人她是绝不会说的。

      安莉洁渐渐就觉得,与凯莉相遇或许是一件好事?至少交到了一个不错的损友。 

      但当她把这个想法告诉闺蜜艾比时,得到的却是一阵阵叹息:

      “迟钝到这个地步也是没谁了,你要是告诉凯莉你把她当损友她还不得分分钟手刃了你?”

      安莉洁倒是觉得没什么,反正这个念头她是绝对不会告诉凯莉的,谁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没准她和凯莉的关系还会更进一步呢。

      以后的事情就等到以后再说吧,可能自己真的有那么一点点的喜欢,但说不说都是自己的事吧。

      反正现在她不想说,    

      要说也应该是凯莉先说吧。

tbc.

———————————————————————————————————

啊啊啊啊啊终于写完了,文笔略渣,大家凑活着看吧orz。

希望凯佬和柠檬妹能够互怼着走到大赛的最后(误

谢谢各位看到最后,忍着这么差的文笔看到最后也是对我的一种认可了???笔芯